粉丝

光影捕手,情怀责任

五月二十日。
我只知道
爸爸在晚上仍然在写档案
妈妈在帮他算指数
然而
我在等待别人的答案
我在看着别人恩爱自己也在等待
我在看着那份会计作业无措
我们在渴望爱情的时候,家里人到底在做什么?
我们是不是忘了他们?

评论
热度(1)
© 粉丝 | Powered by LOFTER